<u id="l9exl"><sub id="l9exl"><pre id="l9exl"></pre></sub></u>

    <wbr id="l9exl"><ins id="l9exl"><progress id="l9exl"></progress></ins></wbr>

        <i id="l9exl"></i>

        情人家中私会,原配高楼坠亡

        2021-04-08 14:38:59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根据法院判决,柳泉、朱婧对张娉死亡产生的经济损失连带承担40%的赔偿责任

          文/复林

          丈夫与情人在家中私会,原配探身楼道窗户,看见躲藏在缓台的第三者, 遂翻出窗户抓扯对方,却意外失足坠落身亡。私会者虽然没有实施加害行为, 能否推诿侵权责任? 2020年8月28日, 经过黑龙江省大庆市两级法院审理,有了最终结果。

          原配失足坠亡

          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的柳泉,与妻子张娉已经相伴了25载,他们的女儿正在读研究生。两人历经多年婚姻,感情趋向平淡,日常偶尔拌嘴外,未发生过激烈的矛盾和冲突。

          2019年9月11日午后,张娉接到母亲赵玉茹电话,说父亲张光辉感觉有点不舒服,让她回家看看。柳泉这天正好休息,张娉提出要丈夫同去,柳泉推托说跟朋友约好了去打牌。张娉的娘家地点偏远,临出门时,她关照说,可能会留宿在父母家里。

          当晚7时许,柳泉正在家里与情人朱婧约会,门锁突然有了动静。此时,门被反锁着,柳泉从门镜里看见了妻子,他慌忙对朱婧说 :“我老婆回来了,快点躲起来。”朱婧赶紧穿好衣服,想躲进次卧室,柳泉表示老婆进门会搜寻到,遂卸下客厅纱窗,让朱婧从窗户钻出去藏匿。于是,朱婧爬出窗户外,躲到3楼和4楼之间的缓台处。其间,张娉在门外喊了起来 :“快开门,你在家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见柳泉迟迟不开门,就走到单元走廊楼梯窗户处,看见了站在缓台上的朱婧,她怒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竟敢跑到我家里来!”连珠炮似地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朱婧也回骂了几句。

          楼道上有窗户,能够攀爬到缓台再打开家里的客厅窗户。于是,张娉打开楼道上的窗户,她先站在窗户下让朱婧出来,见朱婧动也不动,张娉便爬出了窗户,站在缓台上与朱婧大吵,并将手里的背包抡向朱婧。刹那间,张娉失去了平衡,身体后仰着从缓台上掉了下去,脑部着地,鲜血顿时在地面上汨汨流淌。柳泉立即冲下楼,见张娉还有呼吸,他立即开车将妻子送往医院。

          张娉的父母张光辉、赵玉茹当晚赶到医院,听女儿含混不清说自己是失足从缓台上掉下去的。次日凌晨,张娉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张光辉、赵玉茹说是朱婧将他们的女儿推下去的,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民警勘验现场,并向听闻动静在楼下围观的邻居询问,排除了此嫌疑。随后,民警征询了张光辉和赵玉茹的意见,两人表示放弃对女儿的死亡原因鉴定及毒物鉴定,对张娉的非正常死亡没有异议。

          张光辉和赵玉茹几经打听,得知女婿柳泉与第三者朱婧,已维持了长达一年的婚外情关系,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唯独张娉不知情。于是,二老上门指责柳泉,柳泉自抽耳光,连连认错道歉。但他辩解说,当时自己只是跟朱婧在家里吃饭聊天,没有干出格的事。张娉过于冲动,爬出窗户才出了这样的意外,张娉自己也有责任。见女婿如此态度,两位老人非常气愤,赵玉茹哭着说 :“我女儿死得好冤哪!”并提出疑问,两人如果没有干见不得光的事,用得着把门反锁,朱婧还躲藏在缓台上吗?张光辉更是火冒三丈,怒骂道:“混账,我的女儿跟你同甘共苦20多年,对你又这么信任,你背叛了她,还强词夺理。”他们表示一定要为女儿讨还公道,不能让张娉含冤九泉。

          按比例担责

          2020年1月,张光辉和赵玉茹到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他们要求柳泉、朱婧连带承担死亡赔偿金40.8万余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4 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二原告诉称,如果没有二被告在张娉家中私会的行为,张娉就不会爬到窗外的缓台上,也就不会发生失足落地身亡的意外,二被告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同时,二被告违反家庭伦理和婚姻道德,应该受到谴责。

          法庭上,柳泉否认与朱婧存在婚外情。辩称自己已经是年过半百的成年人,与异性普通交往也是正常行为,但张娉平时疑心病很重,为避免夫妻矛盾,才让朱婧躲到客厅窗外的缓台上。二被告没有实施加害行为,张娉作为精神正常的成年人,应当意识到在空间狭小的缓台上,抡背包会发生失足坠楼的可能。正是她不顾一切的行为,才导致悲剧的发生,其自身应承担全部责任。二原告以婚外情为由起诉被告侵权,是出于泄愤和羞辱二被告的目的,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朱婧当庭陈述了事件的经过。她回忆道,事发当天晚上,柳泉邀请她去家里吃饭,朱婧炖的豆角,热的馒头。二人在茶几上吃饭,简单就餐,吃完饭后没收拾碗筷,在沙发上看电视,唠嗑,晚7 时许,响了两下敲门声。柳泉说他老婆回来了,见有异性在家,肯定会闹个没完。就让朱婧从楼道的窗户上到外面的缓台。缓台上有空调外挂机,她就在东侧的地面上蹲着,听见张娉对着窗户喊:“你是谁啊,出来把话说清楚。”因为害怕,朱婧没有吭声,不一会儿,张娉爬出窗户,跳到缓台上,指着朱婧大骂,还抡起背包甩向朱婧。“我俩没有身体接触,她拎包打我,我用右手挡在面前,怕她打到我,她没有打到我,身子后仰着从缓台上掉下去了”。朱婧强调,从始至终,两人都没有肢体上的接触。

          张光辉和赵玉茹当庭表示,二被告存在婚外情的事实众所周知,也是导致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法庭查明,二原告育有包括张娉在内的三名子女。赵玉茹有退休金,张光辉无稳定收入来源, 年已70岁。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娉的死亡虽不是柳泉、朱婧的加害行为所造成, 却是因张娉发现丈夫与朱婧在家中私会,继而被激怒,导致情绪失控。因此, 二被告的私会行为,是导致悲剧发生的诱因,该诱因的介入,加之张娉未能冷静处理家庭纠纷及其对自身危险的认知不够,共同作用最终导致了损害结果的发生,故能够认定柳泉、朱婧共同的侵权行为与张娉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 且柳泉、朱婧违背婚姻家庭伦理和道德,亦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同时,张娉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其行为可能导致的风险及后果应当有足够的认知,她本可以选择更加理性的方式化解此次纠纷, 却自担风险最终导致死亡结果的发生, 自身亦存在过错。综合考量张娉本人及二被告的过错及原因力大小,酌情认定柳泉、朱婧对张娉死亡产生的经济损失连带承担40%的赔偿责任。 2020年6月20日,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柳泉、朱婧连带赔偿28万余元。

          确认共同侵权

          柳泉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了上诉。

          他提出,张娉死亡结果的发生,并非自己与朱婧相关的行为所致,二者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赔偿责任。

          朱婧作为第三人参加了二审开庭。法庭上,柳泉陈述称,他和张娉平时夫妻感情很好,没有任何隔阂,不可能发生婚外情。张娉的死亡完全是意外事件导致。张光辉和赵玉茹完全凭主观揣测,无端指责其与异性的正常交往,在此予以澄清。张娉作为有一定自控能力的成年人,在室内房门打不开的情况下,应该采取打电话报警或者找锁匠开门等方法,而不该通过楼道窗户到家中的非正常渠道,张娉应当清楚地明白从楼道窗户进入楼外的缓台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但是却置自身生命安全于不顾,放纵自己的行为,这让正常人难以理解。张娉的意外死亡结果,完全是其任性所致,应当自行承担死亡后果的全部民事责任。

          柳泉还提出,张娉从缓台处坠落后,他立即采取紧急救助措施,及时将妻子送往医院抢救治疗,并没有怠于行使自己的夫妻之间相互帮助的义务,原审二被告没有任何过错,更没有加害的侵权行为,不承担过错责任。需要补充的是,事发现场窗户外的缓台外边雨搭高度为不到30厘米,雨搭外无护栏,极易不慎掉下楼,该小区设施的不合理, 物业对于危险发生应当负过错责任,一审诉讼中却遗漏了物业公司,应当追加其为共同被告。

          张光辉和赵玉茹认为,张娉的死亡和柳泉、朱婧的不正当男女关系有直接因果关系。朱婧在柳泉的邀请下,不惜冒险进入张娉的住所,直接侵害张娉的居住权,没有这个侵权行为,也不会造成张娉的死亡。且二人均承认,事发前,他们反锁房间门,这就造成张娉回家不能开门,直接引发了张娉的疑心。从而使她产生通过楼道窗户进入室内追查真相的行为。当遇见朱婧时,张娉出于本能和朱婧发生冲突在所难免。因此,张娉的死亡,从根本上说是他们的婚外情导致。因此,柳泉、朱婧属于共同侵权人。此外,小区的物业不存在任何问题,柳泉提出追加被告的观点,没有事实根据。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娉为维护婚姻家庭正常关系,采取相应的行为符合正常人的心理状态。柳泉与朱婧主观上为避免私会行为被张娉发现,柳泉授意和帮助朱婧躲避在危险区域缓台处藏匿,但其授意和帮助行为也导致张娉进入了缓台的危险区域。张娉为行使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的正当权益,不幸失足坠楼身亡,故柳泉与朱婧的共同行为在意外事件中存在过错,且与张娉坠楼身亡具有因果关系。原审认定柳泉与朱婧共同承担本案死亡赔偿金40%的连带责任并无不当。

          柳泉上诉主张物业公司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的问题。本案中,案涉事发地点缓台区域系危险区域,且系居民非正常行走及生活区域,柳泉、朱婧及张娉均为正常民事行为能力人,事发时,柳泉、朱婧为躲避张娉发现私会事实而故意藏匿于该危险区域,故柳泉主张物业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于法无据。

          2020年8月28日,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了柳泉的上诉请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复林,此文刊登于2021年3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1. 午夜电影网,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天天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