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9exl"><sub id="l9exl"><pre id="l9exl"></pre></sub></u>

    <wbr id="l9exl"><ins id="l9exl"><progress id="l9exl"></progress></ins></wbr>

        <i id="l9exl"></i>

        不让“少年的你”孤单

        2021-06-10 15:39:44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北京市检一分院积极探索“监护监督人”制度

        文/本刊记者 张雪泓

        父亲死亡,母亲被羁押,谁来帮助未成年的孩子?

        4月25日,一场特殊的座谈会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召开。座谈会上,检察机关就未成年人兰兰(化名)监护缺失监督案专门举办了委托监护仪式,受托人李先生正式成为表妹兰兰的委托监护人。据悉,此举系检察机关履行监护监督人的职责内容之一,该案也成为北京市检察机关办理的首例未成年人监护缺失监督案件。此后,检察机关还将对委托监护人以及相关方面开展一系列履职监督。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家庭突发刑案

        兰兰是北京某中学学生,2020年年底,在家庭矛盾冲突中,其母亲涉嫌将其父亲伤害致死,后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父亲死亡、母亲被羁押,兰兰面临监护缺失的窘境,虽然生活暂由表哥和表嫂照顾,但仍然存在法律意义上的“监护真空”。

        “兰兰目睹了案发过程,成为案件的证人。家中发生如此大的变故,对她的心理冲击非常大。我们调查发现,兰兰家的经济状况比较拮据,母亲被带走时,只留下了一张1000多元的存折。” 北京市检一分院第七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庞涛告诉本刊记者,兰兰的救助线索由该院第一检察部移送到了自己所在的部门。受理案件后,庞涛为兰兰向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小额爱心救助金,并委托司法社工对兰兰进行心理和生活等方面的帮助支持。 “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兰兰的

        监督缺失问题,最终决定建议当事人通过委托监护制度解决。”庞涛说,经过调研,决定创新性引入社会支持体系,通过民事社会观护调查制度来帮助确定兰兰的合适监护人。

        通过委托社会观护调查,兰兰的家庭亲属关系结构、与兰兰日常生活的紧密程度以及各自的监护能力清晰地展现出来,为检察机关办案提供了参考依据。兰兰的表哥李先生在京生活多年, 与兰兰家关系较为密切,同时,李先生也表达了愿意做兰兰的委托监护人的意愿。

        征求受托人李先生和兰兰本人同意后,庞涛来到看守所会见了兰兰的母亲,向她进行了法律宣讲,并见证了其自愿出具委托监护手续的过程。

        “我说明来意后,她的母亲一直流眼泪。一方面是心疼孩子,觉得对不住孩子,一方面也是没想到我们检察机关会这么把案子和她的孩子放在心上,当场就同意了委托监护。”庞涛说。

        见证监护委托

        为了让受托人切实感受到监护职责的重要性,凝聚各方力量共同做好委托监护后的监护履职监督工作,北京市检一分院举行委托监护仪式和监护监督座谈会,并邀请数名人大代表到场监督。

        会上,兰兰所在学校、住所地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悉数到场,并分别介绍了案件发生后为兰兰开展的申请社会救助金、免除学校住宿费、开展心理疏导等一系列工作。

        在检察院和人大代表的见证下,受托人李先生签署了《监护委托书》。在发言中,李先生说,非常感谢检察机关以及各部门对表妹的关心支持,表妹目前正从家庭变故的阴影中逐渐走出来,回归正常状态。自己也将切实履行委托监护人的职责,照管好兰兰,让她在身心健康的状态下完成学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因本案是民法典实施后及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后,北京市检察机关办理的首例未成年人监护缺失监督案件,会上,承办检察官庞涛对有关委托监护、监护监督的法律规定以及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监护缺失监督案件中的职能定位等进行了详解,以便各方清晰地了解自身职责。

        北京市检一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高祥阳说 :“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没有止境,市检一分院未检部门作为首都检察分院层面唯一设置的专司未成年人检察业务的部门,将贯彻落实好修改后的‘两法’,以未检业务集中统一办理为契机,综合运用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等四大检察职能保护好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积极探索“监护监督人”制度

        据了解,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条“国家采取措施指导、支持、帮助和监督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综合办案开展监护侵害和监护缺失监督工作”的部署,都要求检察机关切实履行监护缺失监督职责,但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如何具体发挥监督作用,是一个全新课题。

        “法律强调了国家监护理念,也就是说,孩子不仅仅是家庭的,也是国家的,国家是未成年人最高和最终的监护人。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在履职过程中,如果发现未成年人存在监护缺失情形,要充分地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全面保障涉案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庞涛说。

        那么,具体如何落实第七条的规定呢?庞涛告诉记者,一是引入专业力量,监督受托人人选。兰兰一案中,检察机关创新性引入民事案件社会观护调查制度,委托社工事务所开展社会调查,通过专业力量为下一步委托人作出委托监护决定提供了重要参考。二是适度监护干预,监督委托监护过程合法性。征得兰兰本人同意委托监护,以及在看守所见证其母亲自愿出具委托监护手续、举行委托监护仪式,检察机关开展了一系列的监督活动。三是明晰各方职责,搭建监督机制平台。检察机关明确了在未成年人保护大格局中的“监护监督人”定位,搭建起受托人与学校、居委会、民政部门等未成年人保护相关单位的沟通平台,帮助各方明晰法定职责。后续,检察机关将延伸监督职能,继续对受托人、学校、居委会、民政部门等履行职责情况开展监督。

        参与座谈的人大代表普遍认为,检察机关的做法对解决涉案未成年人的监护缺失问题具有很强的示范作用,应当加以推广。

        目前,兰兰已经从家庭变故的阴影中走出,逐步回归正常学习生活状态。而庞涛认为,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后续我们检察机关还将通过定期组织各方联席会议,自行或者委托司法、社 工继续对未成年人开展跟踪回访,通过 检察建议、强制报告制度等多种方式来 开展监护监督工作。”庞涛说。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1. 午夜电影网,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天天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