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9exl"><sub id="l9exl"><pre id="l9exl"></pre></sub></u>

    <wbr id="l9exl"><ins id="l9exl"><progress id="l9exl"></progress></ins></wbr>

        <i id="l9exl"></i>

        民警千里缉凶打拐

        2021-06-10 15:53:40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一个发生在10多年前的打拐故事,一个打拐21年民警的心声

        文/程华 供图/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

        “樊警官,你好!”电话里是一个男声。

        “哦,请问你哪位呢?”樊劲松下意识挺直了腰杆。身为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打拐支队支队长的他,已经在 打拐战线上奔波了21年。每天,他会接 打好几十个电话 :寻找孩子的父母、提供线索的志愿者、反馈案情的区县打拐 民警……自2021年1月起,公安部部署在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 “团圆”行动以来,樊劲松及其所在的打拐支队工作就更忙了。眼前这个电话, 会不会又是一个心急如焚的父亲打来的呢?

          一位找到孩子的母亲,感谢樊劲松和所有打拐民警。

        “是我呀……”对方报了一个名字。一口远郊区县口音,听起来并非心急火燎。樊劲松想半天想不出来,对方急切地大声说道:“我是东东爸爸,城口的东东爸爸呀!”

        哦,城口,东东!樊劲松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个案子,他印象太深刻了……

        思绪插上翅膀,穿越时空的层层云雾,倏地回到了18年前——

        震惊!幼子被抢

        2003年,隆冬。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接到一起报案,报案人是一名叫阿春的年轻农妇,她儿子东东被人抢走了。阿春和丈夫在外地打工,两三岁的东东就留在城口乡下,由公婆带着。一天夜里,3名男子突然闯入东东家,强行抱走了东东,意欲阻拦的爷爷奶奶被打伤。

        入户硬抢孩子!此恶性案件引起重庆警方高度重视,很快,打拐支队年轻民警樊劲松受命直奔城口。

        渝东北贫困县城口,位处渝川陕三地交界处,地势跌宕,山峦起伏,交通条件滞后。此时,城口白雪皑皑,道路湿滑,一路险象环生,樊劲松驾车辗转近一天才到达城口县局。

        东东家住半山腰,两间土屋独门独户,两位老人老实本分,与人素无纠葛。什么人如此猖狂?东东妈哭着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 :有个叫周三的年轻人追求她妹妹遭到拒绝,多次扬言要报复他家。

        侦查立即展开。与此同时,东东妈疯了似的在各地寻找儿子。一次,她在外地街头遇见了周三,便追上前质问。周三嚣张地斜了她一眼 :“对,你娃儿是我抱走的。人,我已经卖了,中国恁个大,你去找噻!有本事你抓我噻!”眼睁睁看着周三扬长而去,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农妇也不知拨打110求助,气恨交加之下心脏病发作,竟于两天后撒手西去。

        一个丢了,一个去世了,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塌了。东东爸和两位老人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樊劲松与城口民警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抓住周三。

        一次又一次排查,无果。一次又一次抓捕,落空。崎岖山路上不知留下了几多脚印,一份又一份协查通知执着地发往全国各地。

        解救,一波三折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3月,樊劲松与几名城口民警终于在河北省武安县抓住了正在一家矿上打工的周三。一突审,周三供认,他出于报复抢走了东东,后以两万元将东东卖掉。

        追!循着追查下去,发现东东被转手卖给另一个人,这个人又加价再次卖给了下一家……可怜的孩子,被当成货物先后转手了三四次。顺藤摸瓜的结果是,东东被卖到了当地某村一对夫妇家。

        接下来,该实施解救了。

        打拐民警深知,在偏僻乡村,即使发现了被拐儿童,要解救出来也相当困难甚至危险。买家花了钱,大多不让警方把人带走。而村里人很多都沾亲带故,一旦抱团扎堆强力抗拒,警方寡不敌众下解救行动极可能失败。

        怎么办?先悄悄进村,找!找到了,就解救!

        进村之前,几个民警做了周密策划 :先找一辆当地人驾驶的车,让司机留在车上,调好头,不熄火,车门开着。

        准备停当后,樊劲松带着3名城口民警, 身着便装旅游鞋摸进村子。为取证,樊劲松背着一台摄像机。

        北方地势平坦,站在村口一眼能望出老远,进来一只猫全村都能知道。几个民警装作问路的外乡人,漫不经心沿着乡村小道溜达,在一间一间土屋边弯来拐去。大约半小时后,他们突然发现, 在一间土屋前空地上坐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脸鼻涕泥巴,一身脏兮兮的棉袄,屁股蛋还露在外面,正用黑乎乎的小手抱着一只大馒头在啃。这不就是照片上的东东吗!

        樊劲松心跳加快,回头瞅瞅身边民警。几个人迅速对视一眼,确定是东东无疑。再一瞄近处,无人。几十米外,有一两个村民正抄着手闲唠嗑。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樊劲松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抱起东东,几个人拔腿就往村外跑。

        “站住!站住!”刚跑出两步,就听远处一阵叫嚷,随后“噼里啪啦”杂乱的脚步声紧随而来。

        “快跑!”几个民警转身狂奔,樊劲松抱着东东也顾不上摄像机,机子一路背在屁股后头荡来荡去。听见后面吼声越来越大,他回头一看,足有二三十人在追,手里还提着锄头、扁担。

        “快,快,上车!”几个人冲到车旁,抱着东东上车,樊劲松坐上副驾室,车子轰然冲了出去。后面“追兵”吼叫着骑着摩托穷追不舍。

        司机也不知是吓着了还是技术差,竟然抖着手不知换挡。听着摩托轰鸣声渐渐逼近,樊劲松耐不住了:“下去,我来!”他和司机互换了位置,继续驾车往前狂奔。坑坑洼洼的村道上尘土飞扬,村民与警察的追逐大戏惊险上演。

        突见前方有个派出所。情急中,樊劲松一拐方向盘冲进了所里空坝,几个人迅速抓起铁门上的链子拴死了铁门。蜂拥而至的村民将派出所团团围住,“哐哐哐”地砸门。趁空当,樊劲松出示证件,向派出所领导和民警讲明了原委。短暂商量后认为,派出所民警少,加上他们几个仍然力量对比悬殊,硬来是不行的。

        那就开门,坐下来谈。

        所长、两名民警、樊劲松和3名城口民警,对面坐着、站着一大堆怒气冲冲的村民:“把小孩交出来!”

        所长发话了 :“吼啥?吼啥?买人家小孩犯法,你们还有理了?把锄头扁担放下,放下!”毕竟都是当地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村民们再好勇斗狠,此时也不好太过放肆,遂气哼哼丢下农具, 但依然怒目呈合围之势,看架势随时可能动手抢人。

        “把孩子交出来,不然你们一步也别想离开俺村!”一个五大三粗的农妇高喊。原来,她就是东东的“养母”。

        “大姐,你们两口子想养个孩子,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不能买卖啊,这是犯法的。再说你们想过人家亲生父母的痛苦没有?”樊劲松和颜悦色劝说半晌,农妇犹豫一阵总算让了一步:“行吧!小孩就归你们,可人是俺花两万块买的,把钱还俺你就走!”“对!还钱!少一分都别想走!”

        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谈判”一直持续到深夜。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于解救,必须当机立断。

        这厢还在“讨价还价”,那厢秘密打电话联系了一辆当地车,悄悄等在所外公路上。派出所的人继续稳住村民,而樊劲松几个带着东东从一个窗口翻出去,上车迅速驶离。

        又是几小时狂奔,一鼓作气开到县城一家宾馆。此时已是凌晨,万籁俱寂。开了房间,先抱东东好好洗个澡,然后安顿他睡觉。这一晚,大家还没从高度紧张中松弛下来,辗转反侧睡得很浅, 只有东东趴在软和的床上呼呼睡得像只小猪。

        天亮了。樊劲松一骨碌爬起来。这一路狼狈“出逃”,东东什么都没带,得马上出去给他弄点吃的穿的才行啊。4个人带着东东出门,沿路向人打听附近集市怎么走?走着走着找到一溜摊位前,周围不少群众正热热闹闹选购货品。4人正准备给东东买些吃穿用度,忽听一阵喧哗,两个民警拨开人群过来了 :“你们几个,干啥的?身份证呢?!”

        “ 啥 ?” “啥?有人报警,说怀疑你们拐卖小孩!”

        樊劲松一下子笑起来。也是,4个大男人带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他赶紧掏出警官证。对方仔细查看证件又打量樊劲松,脸色开始缓和:“喔,你们重庆市公安局的?”

        是啊,我们刚把小孩解救出来,他什么都没有,这不带他出来买东西呢嘛。”听樊劲松一说,周围群众竖起大拇指:“啊这样呀!差点错怪了你们呢!”这下沸腾了。那些摊位小老板们拉住他们,这个给两件小衣服,那个送几个蛋糕,有的硬把几瓶饮料一袋苹果往他们怀里塞:“还啥钱不钱的,俺们一点小意思,收啥钱哩!”“瞧得上俺就收下,收下呗!”推来推去推不掉,给钱又不要,樊劲松几个只好一再道谢,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宾馆。这下东东吃的穿的都有了。

        樊劲松的儿子与东东差不多大,照顾东东他驾轻就熟。一口牛奶一口蛋糕,再拆一包饼干,东东吃得小脸红扑扑肚皮圆滚滚。

        团圆,百感交集

        为免夜长梦多,他们赶紧去买回重庆的火车票,一问,票没了。一天就一班车,下一班得等明天了。他们立即联系当地铁路部门说明情况,当晚就被安排上了火车。临走,他们从当地警方看守所提出将周三一同带回。为安全起见,几个人挤在一节加挂的车厢里,要轮流看守周三,还要照顾东东,觉是没法睡了。

        那节车厢比较安静,但不时还是有乘客过路。只见一个男的被手铐铐在座位上,一个小孩正咕嘟咕嘟喝牛奶,眼睛圆溜溜东张西望。“大哥这啥情况呀?”听樊劲松几个简单说了说,乘客们怒骂:“人贩子,该枪毙!”转而又疼爱地伸手想抱抱东东,“我不——”东东身子一拧,一头扑进樊劲松怀里就不出来。

        十几个小时后,火车抵达重庆火车站。一下火车,4名民警迅速被人群包围,“咔嚓”“咔嚓”“噼噼啪啪”,快门、闪光灯乱按乱闪,樊劲松眼睛都花了。东东吓一跳,一头扎进民警怀里。原来, 重庆媒体听说重庆刑警从河北成功解救了一名被抢儿童,便一窝蜂跑火车站 “堵”人来了。

        “我的天,到打拐办3年了,第一次见识这等阵仗……”然而,樊劲松没有想到,接下来的情形更是令他终生难忘。

        第二天,他们带着东东直奔城口。先坐火车到达四川万源,再从万源进入接壤的重庆城口县城。火车比驾车快些,但也用了起码6个小时。

        一下火车,他们又乘坐城口县公安局派的警车继续往东东家方向赶去。当地警方已经通知了东东家人,不知他们有多急切盼着见到小孩呢。盘山绕水又是几个小时,眼看着公路到头了,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山路得靠步行了。

        车子还没停好,就听“噼噼啪啪”鞭炮声响起。樊劲松好奇地往前一看,顿时呆住了 :荒郊野岭的泥泞山路上,齐刷刷跪着一大片人,至少有几十号。原来,东东的爸爸、爷爷奶奶、其他亲戚还有村里老少,听说警察把失踪的东东找回来了,赶紧买了鞭炮,扶老携幼走了好几里山路赶到这里来迎接他们。

        东东爸急切地从樊劲松手里接过东东,使劲地亲,使劲地摸,然后扑通跪下,对着几个民警大哭 :“感谢你们!”他瘦小的身体颤抖得如风中一片树叶。

        “起来吧,老乡,起来……”

        “呜……谢谢,你们救了我一家……” 那一片喊声带着哭腔,久久回荡在空旷山野间。

        樊劲松怔在原地。他的眼泪终于无法控制地冲出眼眶……

        打拐,依然在路上

        “我们爷俩现在挺好,今天经过山上那条路突然想起你,就想打个电话问一声,恩人哪!我问了好些人才找到你呢……”

        东东爸的声音又将樊劲松拽回了现实。听着东东爸遥远的声音,一阵暖意涌上他的心头。

        “同学们,不要独自去偏僻人少的地方,不要跟陌生人走,不要接受陌生人给的食物、礼物,遇事打110电话求助……”除了办案和解救,樊劲松与同事们还经常进入校园宣讲法律和防拐知识,让孩子们学法、知法、守法,学会保护自身不受伤害。这些年,在重庆警方尤其是刑侦打拐民警的不懈努力下, 拐卖儿童案件发案数逐年下降,至近两年,全市儿童被拐案件已鲜有发生。尤其“团圆”行动以来,重庆警方已找回因各种原因失踪失联的儿童300余人, 通过DNA比中多年前失踪被拐儿童38 人。但是,由于客观条件以及种种原因, 仍有一批陈年积案待破,还有几百个家庭期盼团圆。

        重庆警方依然在路上。樊劲松和他的战友们,依然在路上。(本文除民警外,相关人物均为化名)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1. 午夜电影网,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天天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