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9exl"><sub id="l9exl"><pre id="l9exl"></pre></sub></u>

    <wbr id="l9exl"><ins id="l9exl"><progress id="l9exl"></progress></ins></wbr>

        <i id="l9exl"></i>

        有“人情味”的副市长

        2021-07-15 11:30:00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拉拢不是友谊,公权不是私权,热热闹闹背后,只有残酷的利益算计

        文/正裕

        2021年4月12日上午,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金华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文军(副厅级)受贿案,认定其受贿金额628.59万元。因被告人陈文军具有自首情节,法院予以从轻处罚。以受贿罪判处陈文军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对陈文军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上缴国库。宣判后,陈文军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把节日送礼视作“人情往来”

        58岁的陈文军出生在浙江金华市磐安县一个偏远的山区,是个典型的“农村娃”。大学毕业后凭着自己的勤奋一路打拼,27岁时成为当时全省高校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1996年,32岁的陈文军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折。这一年, 他从高校来到地方,就被委以金华市原金华县副县长的重任,开启了从政道路。此后,仕途生涯中,陈文军在金华一路升迁。在经历了任职金华市物价局、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市府办、市环保局局长(主任)后,2008年陈被提拔为金华市辖的东阳市委副书记、市长。2011年11月陈文军荣升金华市婺城区委书记,3年后又出任金华市委秘书长,2015年陈文军跻身金华市委常委,并担任市委统战部部长,2017年4月,陈文军又升任金华市常务副市长。至此,陈文军达到了其职业生涯的高峰,成了金华市数得上号的“实权人物”。

        当年,父老乡亲和师长学友,都赞扬陈文军是家乡的骄傲,并寄予殷切期望。尤其是已经退休的父亲常常给他写信, 叮嘱他一定要做个好官、清官。父亲还专门买了几本传播正能量的书寄给儿子, 让他抽空好好读读学习。“一开始,我也是暗下决心,要对得起组织、对得起父母,做一个干净干事的官!”陈文军在事发后的忏悔录中回忆,面对别人送来的现金和礼卡,他也曾断然退回或拒绝过几次。当第一次自己在出差的飞机上,有人悄悄把银行卡往他衣袋里塞的时候, 他很不客气地加以拒绝。然而,陈文军经不住“好心人”三番五次的追捧说情,他开始沦陷了。“想想人家也算是一份心意,再次拒绝可能就是不给面子,不近人情了,弄不好还要对我有意见,对今后的工作开展也不利。更何况是在节日期间, 人家意思一下,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办案人员说,借春节、中秋、端午等节日之机,陈文军大肆违规收受礼金和消费卡,把这些节日异化成了自己的“受贿节”。如2010年和2011年春节前,东阳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接连两年登门“拜年”,共送上20万元银行卡和20万元高档商场购物卡,陈文军均予以“笑纳”;2012年至2019年每年春节或中秋前后,金华某广告公司老板陈某某、浙江某控股集团董事长潘某都不约而同地每年给陈文军送去3万元现金红包,并将此变成习惯;浙江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某,更是自2010 年起,10年不曾间断,每年向陈文军送去价值1万元的加油卡或购物卡,以期待实现长效的“感情投资”……一次,父亲得到消息,知道儿子在收受别人尤其是老板的礼金礼卡,他把陈文军喊来, 当面呵斥儿子不该这样做!陈文军假装说父亲言之有理,可他也作了一番解释:“爸,别人表示一点心意,这是人情之常, 我再推托有伤朋友情面啊!”“什么人之常情?这是糖衣炮弹!”陈文军的老父一声怒吼,“你如果不收敛,总有一天会出事的!”父子俩闹得不欢而散。

        案发后,陈文军叹息说 :“怪自己当年没有听从父亲的忠告而跌入歧途,主要是自己理想信念不坚定,经不起诱惑。从开始时的提心吊胆,到后来的心安理得,人生观、价值观完全扭曲。”对陈文军而言,人情往来中的“越线”,也反映其思想防线垮塌、纪律底线失守的过程。一方面,怕驳人面子,搞僵人际关系 ;另一方面,陈文军又以“人情往来”为幌子, 为自己权钱交易的腐败行为盖上了“遮羞布”。“那一张张购物卡,仿佛是张牙舞爪的巨铲,正在挖空我脆弱的人生堤坝。”陈文军在忏悔录中写道。

        “好名声”终被围猎

        陈文军很看重自己的口碑,希望人前人后都能有个好名声。一路在褒奖声中成长起来的他,十分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当积压十多年的拆迁问题得以破解,当老大难的城市棚户区改造得以推进……陈文军做出了一些成绩,在人们的夸赞声中,变得飘飘然起来。他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心底里却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骄傲自满。慢慢地,他对“名声”的追求也变了质。

        由于长期处在领导岗位,找陈文军办事的人越来越多。面对这些不正当的请求,陈文军不仅没有严加拒绝,反而“乐于助人”。他觉得自己一个电话、一声招呼或者是一次协调会,就能帮助解决别人“天大的麻烦”,顺水推舟,举手之劳,还能体现自我价值,何乐而不为。于是,为了追求“好名声”,陈文军利用职务便利,违规违纪乱开口子,替别人行不该行的方便。为身边的老板、朋友、同学、熟人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每每听到请托人“为人热情热心、肯帮忙”等称赞时,陈文军心里更是沾沾自喜,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不少商人、老板看好陈文军对“名声”的倚重及他的虚荣心,为了能和这个“肯帮忙”的领导建立关系,挖空心思、拐弯抹角,通过陈文军的亲友与身边人牵线搭桥。东阳市某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就是个突出典型。为了改变一块工业用地的性质,张某几经辗转,找到了陈文军的老乡兼同学陈某,请他出面“做媒人”。

        一天,陈某来到陈文军的办公室,将“亲戚”张某的委托之事和盘托出,请老同学领导能帮帮忙。面对“哥们”的请托, 陈文军自然十分热心。他坦言,“当时我 同学告诉我要帮的这个人是他的亲戚, 我猜到这是假的,他就是牵个线、搭个 桥,但我也不想落他的面子,还是帮他通 过了审批。”张某如愿以偿十分高兴,他 也是个聪明人,立即给陈某打去一笔巨额“好处费”,并让其在“陈市长”那里也打点一下。陈某迅速行动,直接买来一辆价值38万元的轿车,以借为名送给陈文军的家属使用。后来,他又为陈文军另外支付了部分家庭住房装修款22.44万元,老同学之间的情谊变质为赤裸裸的利益输送。

        一次次的热心帮忙和请托人的感谢,让陈文军成了“猎物”,各路老板、“朋友”近前贴身,各投所好。陈文军要购置红木家具,便有老板以低于市场价数十万元的价格向陈出售,还美其名曰是“成本价”;陈文军要装修排屋,一批地板墙砖、卫浴洁具等装修建材便由老板奉送,后经办案机关认定,该批建材的市场价达35万余元 ;陈文军的儿子要出国留学,“围猎者”纷纷以留学花费大为名,送来好处费,前后累计高达82万余元……这些动辄送给陈文军数万元好处的人,在土地供应、土地用途改变、项目推进、子女入学、案件处理等相关事项请托上,均得到了陈文军的关照。当陈文军把权力当作顺水人情送出去的时候, 在他的心里,公权力已成了他置换个人私利的工具。

        “我能到厅级干部的位置,是组织的提携,而我却将权力视为自己谋利的工具,犯下大错。”陈文军忏悔道。直至被留置后,陈文军才终于看清,拉拢不是友谊,公权不是私权,热热闹闹背后,只有残酷的利益算计;脉脉温情下,布满了重重的贪腐漩涡。可这样的醒悟来得太晚了。被留置后,当审查调查组将查获的赃款赃物展示在陈文军面前时,他竟不敢正视,嘴里却喃喃道“,真是罪孽深重”。

        违规做起“信贷生意”

        “当我第一次从高额借款中获取回报时,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快速致富的捷径,甚至窃窃自喜。”陈文军向办案人员直言。

        随着对金钱的追求与贪欲的加剧, 为了寻求“快速致富”的“捷径”,2011年 11月至2014年9月,陈文军铤而走险,借着自己的职务影响力,向熟识的老板们做起了“信贷生意”。案情显示,陈文军不仅将自有资金100万元以高息借给“家底丰厚”的老板,还左手借款,右手放贷, 从银行贷款260万元进行出借,赚取利息差,几年间通过“空手套白狼”,违规借贷获利66万余元。陈文军心里清楚,老板们是最懂得算账、最不做亏本生意的人。他们需要资金完全可以通过银行渠道解决,利息成本也要低得多。“自己投钱给企业赚高息,他们无非是想靠牢我这棵地方官员的‘大树’,让我赚点钱,同时也让我替他们办点事,达到‘双赢’。” 陈文军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示好,在这畸形的借贷关系背后,实质是权钱交易,可他当时不这样认为,把此看作打“擦边球”。

        人心不足蛇吞象,陈文军还有一条“生财”之道——违规投资入股。2009 年至2020年,11年时间陈先后投资入股5家公司、1家学校、1个房产项目。其间有一位近亲属替他担心,劝说他这样做明显违纪,而此时的陈文军早已利欲熏心,把亲戚的劝告抛到九霄云外。陈文军先后违规获利达250万余元,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18年底, 省委巡视组对金华市委开展巡视,担心自己违纪违法问题被发现,陈文军非常紧张。为了躲避核查,他将自己收受的黄金制品、手表、购物卡、现金等贵重物品进行转移,为了谨慎起见,还商量了多个方案,选择了多个藏匿地点。在慌乱之中,陈文军还误将与妻子的结婚戒指,甚至单位发放的医院体检卡等,一股脑儿装进了转移赃物的箱子里。2019年12 月,陈文军编造了一份“借条”,当作救命稻草向浙江省纪委监委报告情况,提供虚假信息,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然而, 这都是陈文军自作聪明。

        如梦初醒主动投案

        2020年4月3日: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二级巡视员陈文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近日正在接受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一消息引发了金华多家媒体与民众的广泛关注。

        原来,就在陈文军自感安然无恙之际,2020年3月,情势突然急转直下,陈文军的多个领导职务接连被免。2020 年3月5日,金华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通过决议, 免去了陈文军的金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随后,金华市政府官网在3月13日发布消息,又免去了陈文军的金华市行政学院院长职务。3月下旬,陈文军的职务简历从金华市政府官网“市委领导”“市政府领导”栏目中撤下——至此,陈文军不再是任何“领导”。突然被免去所有领导职务,陈文军这才如梦初醒,感到自己“大祸临头”,即将东窗事发,于是选择主动投案、向浙江省纪委监委坦白问题。“本来,我这人生的列车已经在慢慢减速,准备到站停靠了,可现在却驶向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而这一幕人生悲剧,恰恰是我自己亲手制造的。”陈文军痛哭流涕。

        其实,在陈文军投案被查之前,已经有几个他的“老同事”先后落马。2008 年到2011年,陈文军曾在金华市代管的县级市东阳市担任市长一职长达3年。2018年下半年以来,先后两任金华市婺城区区长屠某华、郭某强,以及东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施某伟、东阳市政协原副主席楼某龙、金华市科技局副局长徐某兴均已接受审查调查。其中屠某华、郭某强均是陈文军在东阳市委班子中的同事,另外几人则曾是陈的属下。陈文军看到身边人纷纷被查,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作为东阳市的“前一把手”,被揪出来是迟早的事。

        陈文军自知自身难保,无法躲藏, 就选择了主动投案。尽管在浙江省纪委监委的官方通报中,陈文军被查前的职务是“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二级巡视员”,看起来并非领导岗位。但事实上,落马前的陈文军,却曾是个不折不扣的“地方大员”。陈文军的主动投案,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给其他腐败官员作出了一个示范。

        陈文军落马两个月后被“双开”,案件调查终结后移送检察机关。后经浙江省检察院指定管辖,陈文军案由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21年1月27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金华市原常委、原常务副市长陈文军一案。公诉机关指控陈文军涉嫌犯受贿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应追究其刑事责任。陈文军在庭审中进行了最后陈述, 他声泪俱下地忏悔说“:自己辜负了党和组织多年的信任和培养,一次次收下行贿人的财物,在贪腐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自己忘记了父亲让其做个好官、清官的殷殷嘱托,最终留下了一生的悔恨。”陈文军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当地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被告人亲属等100余人旁听了庭审。

        2021年4月12日上午,绍兴中院对陈文军受贿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其受贿628.59万元,因被告人陈文军具有自首情节,法院予以从轻处罚,以受贿罪判处陈文军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对陈文军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宣判后,被告人陈文军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9年至2019年期间,被告人陈文军利用担任东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金华市婺城区委书记,金华市委常委、秘书长、统战部部长、常务副市长,金华市政府办公室原二级巡视员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土地供应、土地用途改变、项目推进、案件处理、子女入学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于2009年至2020年间直接或通过其家属非法多次收受东阳市时代园艺有限公司、周某等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28.59万元。绍兴中院认为,被告人陈文军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惩处。鉴于陈文军具有自首,受贿款物已全部追缴、退缴,自愿认罪认罚等法定、酌定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对其减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正裕,此文刊登于2021年7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1. 午夜电影网,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天天操 网站地图